当前我国青年科研人员面临的主要压力分析

2021-11-24 11:04:54, 薛姝 张文霞等


摘 要 作为科研队伍中的重要力量,青年科研人员面临着青年阶段的独特压力。青年科研人员的压力主要集中在职业发展和薪酬收入两个方面,产生这些压力的原因包括申请项目的难度逐渐增大、科研管理耗费时间精力、薪酬收入与生活支出之间缺口较大等。本文从加强对青年科研人员的项目和经费支持、优化科研管理程序、开拓多元渠道提高青年科研人员收入待遇等方面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 青年科研人员;压力;职业发展;经费;薪酬

       青年科研人员是科研人员队伍的生力军。青年科研人员科研活力强,大部分均处在职业起步及成长期。为将我国建设成为世界科技强国,青年科研人员需要尽快地产出科研成果,发挥更大作用。但在面临所有科研人员都需要承担的压力的同时,青年科研人员还面临与其他年龄段不同的独特压力。因此,应为青年科研人员创造良好的工作机会和科研条件,减轻青年科研人员压力,释放科研活力,提升总体科研成效。

       当前关于科研人员压力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压力来源和压力后果等方面,专门关注青年阶段科研人员压力的研究相对较少。从压力的来源和影响因素角度,何毅等提出学校科研水平、考核条件、个人心理特征是高校院所科研人员工作压力的影响因素。高质量学术论文的数量、国家级课题申报、科研成果奖励和成果转化增加了高校院所科研人员的工作压力,国家级课题的重要性、科研人员个人收入等都与工作压力呈正相关关系。赵亚南等关注高校青年教师,提出高校新进青年教师的压力主要包括教学压力、思想教育压力、科研产出压力、职称晋升压力、职业规划压力和生活压力。甘水玲等通过实证数据分析得出青年科技人才经济、激励、培养及生活环境急需改善的结论,从成长环境角度体现了青年科研人员的压力来源。从压力的后果来看,金惠红等提出工作压力直接影响到高校科研人员的身心健康和工作绩效。良性压力与负性压力共同组成了高校科研人员的工作压力。良性压力能使个体产生积极的心理和行为反应,对自我效能感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负性压力能使个体产生消极的心理和行为反应,更大可能带来消极的工作效果,降低职业幸福感。张娟娟等通过实证研究发现科技工作者平常工作超时(大于8小时)和周末加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加班对科技工作者身心健康呈负面影响,周末加班负面影响最甚。

       为准确分析青年科研人员这一群体的压力,本文以青年科研人员为研究对象,基于近年来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组织开展的2020年科研人员“激励与获得感”专题调查(以下简称激励调查)、2019年基础研究人才队伍结构调查(以下简称基础研究人才调查),以及中国科协负责组织实施的2017年度第四轮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的北京部分(以下简称科技工作者调查)等一系列问卷调查相关数据,从实证角度分析青年科研人员(本文“青年科研人员”专指35岁及以下青年科研人员)这一群体当前面临的主要压力及原因。


青年科研人员面临

职业发展和薪酬收入的双重压力


       青年科研人员面临职业发展和薪酬收入的双重压力。科学研究职业为青年科研人员带来了更多探索世界的机会,也对青年科研人员提出更高要求,增加了更大压力。尤其对于做基础研究的青年科研人员来说,科研成果的不确定性和科研资源的不稳定,都会为其职业发展带来巨大的压力。而不具明显竞争力的薪酬收入水平难以为青年科研人员潜心研究提供有力的支持。

职业发展:主要面临

科研项目和经费不足的压力

       国内外学者研究发现,在许多自然科学领域,青年阶段是科研人员创新能力最强、最容易出成绩的年龄段;在职业生涯早期获得资助对科研人员的职业发展有很强的影响,获资助者有两到三倍的机会成为全职教授,且停留在较低学术位置的概率更低。

       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我国青年科研人员在科研起步阶段获得项目资助的难度较大,绝大部分面临科研经费压力。

     (1)多数青年科研人员缺乏主持项目的机会。主持项目机会的缺乏不利于青年科研人员尽快聚焦研究方向,阻碍青年科研人员在科研领域快速成长。激励调查数据显示,青年科研人员中有一半以上(54.1%)近三年(2017—2019年)没有主持过项目,其中30岁及以下青年科研人员这一比例更高达74.4%,而41~50岁年龄段这一比例仅为12.7%。

       青年科研人员科研项目主持情况存在十分明显的机构差异,医疗卫生机构和高校青年科研人员缺乏主持项目机会的问题更为突出,这两类机构中近三年主持过科研项目的青年科研人员比例分别为39.6%和42.5%,明显低于科研院所(62.2%)。同时,青年科研人员主持科研项目存在一定的地区差异,但不如机构间差异明显。东北地区青年科研人员近三年主持过科研项目的比例最低,仅有35.8%;东部、中部、西部差异不大,该比例均介于45%~50%之间。

     (2)青年科研人员普遍面临较大的经费压力。主要表现在获得经费难度大、经费不充足和经费稳定性不够等方面。

       青年科研人员获得经费资助的难度较大,绝大多数青年科研人员表示获得科研经费资助不容易,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经费的竞争尤其激烈。青年科研人员经费不够充足的情况比较普遍,激励调查数据显示,38%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经费不够用。按机构类型划分,医疗卫生机构青年科研人员科研经费压力最大,高校次之,科研院所压力略小。医疗卫生机构青年科研人员中68.4%的人认为经费不够用,高校和科研院所该比例分别为41.4%和26.8%。按地域划分,中部和西部青年科研人员认为科研经费不够的比例相对略高,均达到40%;东部略低,该比例为37.8%;东北地区最低,该比例为26.3%。同时,青年科研人员对经费的稳定性缺乏信心。基础研究人才调查数据显示,76%的青年科研人员同意“由于缺乏稳定的经费支持,我不得不花大量时间精力申请经费”的说法,67.4%同意“由于缺乏稳定的经费支持,我难以聚焦研究方向”。科研人员经费缺乏稳定性来源,对研究的持续性造成影响,不利于青年科研人员持续对特定研究领域进行深入研究,难以产生有影响力的科研成果。

     (3)青年科研人员在科研工作中的自主权较差,科研时间不充足,缺乏业务和学术交流。相对其他年龄段,青年科研人员对科研方向、技术路线的自主决定权更差一些。激励调查数据显示,青年科研人员认为可以自主决定研究方向的比例为42%,可以自主决定技术路线的比例为53.8%,比其他年龄段平均低10个百分点以上。在科研自主权方面,不同单位类型、不同地域的青年科研人员差别不大。同时,青年科研人员面临杂事多、分身乏术,缺乏业务和学术交流机会等困难。科技工作者调查数据显示,31.6%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缺乏业务和学术交流,31.5%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23.0%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业务和科研活动时间不充足,这些都成为青年科研人员工作中的重要困扰。

薪酬收入:核心问题是收入低,收入满意度差

     (1)青年科研人员普遍收入相对较低。青年科研人员在科研人员群体中收入最低。激励调查数据显示,青年科研人员中,2019年从工作单位得到的收入(包括工资、奖金、公积金、年终奖等)不足10万元的比例为38.0%,收入低于20万元的比例为80%,30万元以上的比例不足5%。其中,30岁及以下青年科研人员收入不足10万元的比例超过50%。

       青年科研人员收入的地域、机构差别明显。按地域划分,青年科研人员的收入呈现明显的东高西低的特点。东部地区青年科研人员年收入不足10万元的比例为30%以上,中部达到40%,西部进一步升高至50%以上,东北地区低收入青年科研人员的比例最高,该比例超过60%。不同机构类型青年科研人员在收入方面面临的压力不同,对比科研院所和高校,科研院所青年科研人员起步阶段收入略好于高校,但未来收入增长潜力不如高校。科研院所的青年科研人员年收入10万元以下的比例为29.5%,35岁以上科研人员年收入在30万以上的比例为20.9%,而高校这两个比例分别为41.7%和27%。

     (2)青年科研人员收入满意度差。科研人员对自己的收入满意度普遍不高,其中青年科研人员的满意度更低,且明显低于其他年龄段。激励调查数据显示,88.3%的青年科研人员认为自己的收入在当地处在中层及以下水平,比41~50岁科研人员高11个百分点;72.4%的青年科研人员对收入不满意,比41~50岁科研人员高19个百分点。青年科研人员对收入的满意率过低,容易产生诸多负面问题,如压力大、焦虑、过劳等,这些都容易对身心健康产生负向影响,还容易因急功近利而产生不良学风问题。

       收入低给青年科研人员带来了较大压力,是青年科研人员考虑离职的主要影响因素。科技工作者调查数据显示,37.9%的青年科研人员反映压力大。在所有感觉压力大的科研人员中,38.8%的青年科研人员认为最大的压力来自于经济收入,比36~45岁和45岁以上群体选择这一原因的比例分别高10个和17个百分点。激励调查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青年科研人员曾经考虑过更换目前的职业或工作单位。在有想换工作想法的青年科研人员中,55.9%的人想换工作是因为“收入待遇差”,比36~45岁群体高11个百分点,比46~55岁群体高20个百分点。


青年科研人员

面临压力的主要原因


申请项目的难度逐渐增大

       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为例,由于评价考核的导向及要求,青年科研人员刚博士毕业就需要去申请青年基金项目,申请人数逐年增加,加剧了竞争。2019年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受理项目数比2014年增长了54.4%,而资助项目数只增长了9.4%。与此相应,青年科研人员项目申请成功率持续降低,2014—2019年,青年项目资助率从25.3%降至17.9%,面上项目资助率从25.4%降至19%,青年项目资助率降低的速度比面上项目更快。对于其他类型的国家科技计划项目,青年科研人员能够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的项目就更少。

相对繁琐的科研管理

对青年科研人员的时间精力耗费明显

       青年科研人员普遍在各类评审材料的准备、财务报销的手续、审计检查的应对等基础性工作中投入了较多时间精力。科技工作者调查数据显示,在申报和承担财政支持的研究或开发项目过程中,52.1%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项目经费报销程序繁杂”,50.9%的青年科研人员表示“疲于应付经费审计”。

薪酬收入与生活支出之间的缺口较大,

有形压力与无形压力叠加

       由于科研资源的聚集性特点,青年科研人员的工作单位主要集中在大城市,以直辖市和各省会城市为主。青年科研人员普遍面临房价高、生活成本高等压力。青年科研人员具有高学历,开始工作的年龄偏晚,博士毕业开始工作一般在28岁左右,这个年龄段的青年人普遍面临买房、结婚、生子等压力,而青年科研人员与同龄的其他青年人员薪酬收入相比没有明显优势,因此感受到的压力更大。这种有形压力与无形压力双重叠加,导致青年科研人员对薪酬收入的满意度很低。


讨论与建议


       青年科研人员在面临科研人员普遍压力的情况下,还面临着青年阶段独特的压力,尤其需要解决在更短的时间内做出更多科研成绩的矛盾。因此,应给青年科研人员提供更有力的科研支持和相对宽松的科研环境,充分激发青年科研人员的科研潜力和活力,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为青年科研人员提供支持。

       一是加强对起步阶段青年科研人员的项目和经费支持,赋予更多科研自主权。借鉴国际经验,构建全周期支持青年科研人才培养体系,满足青年人才科研起步阶段的研究需求。适度提高以自然科学基金为代表的各类科技计划项目的青年科研人员申请通过比例,增加支持青年科研人员发展的人才类项目,提高项目资助力度,拉长项目资助周期。鼓励科研单位自主设立更多面向青年科研人员的研究课题,通过普惠性与竞争性支持相结合的方式为青年科研人员提供相对稳定的科研经费支持。在科研项目方向、技术路线选择上给予青年科研人员更大的自主权,激发青年科研人员的科研热情和科研潜力。

       二是进一步优化科研管理程序,节约青年科研人员时间,提供更多业务培训和学术交流等机会。减少青年科研人员在准备评审材料、经费报销等各种琐事上花费的时间精力,节约更多的时间精力用于科研工作和提升科研能力。同时,促进各单位通过线上培训、实地参观、课堂讲授、国际交流、海外访学等多种形式,为青年科研人员提供更多有针对性的培训机会,加强对青年科研人员参与脱产培训和学术交流的时间和经费保障,促进青年科研人员迅速成长。

       三是开拓多元渠道提高青年科研人员的收入待遇,充分发挥青年科研人员“科研黄金期”的优势。各级政府和科研单位应关心并切实解决青年科研人员在收入、住房等方面的困难。督促各单位落实绩效工资制度,落实按劳动量和贡献分配收入,减少青年科研人员在此方面的不利影响。开拓更多渠道,为青年科研人员提供过渡性住房、解决子女教育等非货币收入的福利待遇,尽量帮助他们从生活压力中解脱出来,使其专心投入科研工作。



本文原载于《中国科技人才2021年第5


作者简介



薛 姝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科学社会学、科技政策、科技人才。



张文霞  社会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科学社会学、科技政策。


李睿婕 社会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科技人才、科技政策、科技与社会。


参考文献略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Copyright ©2007-2022 ANTP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