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第一个尝试给鸡喂抗生素,却无意中改变了世界|赠书

2021-03-27 15:13:09


全世界售出的超过 50% 的抗生素,都被家禽、家畜而非人类服用。农业生产中的抗生素滥用酿成了严重的医疗危机。这种往饲料中添加抗生素的潮流,最初究竟是怎样开始的?


本文节选自《餐桌上的危机》,内容有删减。赠书规则参见文末。


 图书信息


作者:(美)玛丽安·麦克纳

译者:吴勐

出版品牌:中信出版·鹦鹉螺


农业生产中的抗生素滥用酿成了严重的医疗危机,让急需抗生素解除痛苦甚至救命的病患无药可用。这场危机就潜藏在我们的餐桌上,尤其是在工业化养殖的鸡肉里。耐药菌的产生源头,正是那些集约化生产、将肉鸡关在拥挤不堪的笼子里并投喂大量抗生素的农场。鸡肉成为餐桌必需品,有什么样的历史原因?肉鸡的养殖和生产加工过程怎样逐步工业化、集约化,养殖者又为何将抗生素饲养作为常规操作?更重要的是,对于这场餐桌上的危机,我们能做些什么,怎样的努力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作者简介

玛丽安·麦克纳(Maryn McKenna)是一位记者、作家,专注于公共健康、全球食品安全和食品政策领域,著有两部备受好评的书:《超级细菌》(Superbug)和《击退魔鬼》(Beating Back the Devil)。她为《连线》《国家地理》《科学美国人》《自然》《大西洋月刊》《卫报》《现象》等报刊杂志撰稿,同时也是美国布兰代斯大学舒斯特调查 新闻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


豆瓣阅读: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330127/


购买链接:

https://item.jd.com/13101100.html


虽然后来争议无数,但每个人都认同的一点是:肉鸡确实增重了。


1948 年圣诞节,纽约州珍珠河的街道十分安静。这是个小镇,位于纽约州与新泽西州的边界上,离曼哈顿城区 20 英里。莱德利实验室(也译作立达实验室)的大厅更是悄然无声。这片实验园区占地 500 英亩(编者注:1 英亩 ≈ 4 050 平方米), 那一天里面只有一个员工。在实验室进进出出,监控实验设备并确保实验动物饲料充足,这些工作一人即可完成。他就是托马斯·朱克斯,而且他也没打算在实验室里待太长时间。朱克斯给实验室助理放了假,他觉得圣诞节那天必须干的活儿也没多少。他只需要进入动物养殖区,捉住做实验用的 133 只雏鸡,然后给它们称称体重,这估计花不了多长时间。


朱克斯没有想到,他那天会改变世界。


朱克斯是英国人,身材瘦削,一头黑发。他的一副眼镜显得有些大,眼镜后面的眼睛却敏锐有神。他精力充沛,17 岁就离开家自力更生,移民到了加拿大。他先后在美国底特律的一家农场和几家工厂里做工,攒够了上大学的学费,然后在加拿大安大略农学院拿到了学位。上大学期间,他还睡过家禽养殖场里的简易床。大学毕业后,朱克斯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攻读了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是家禽的免疫系统。1933 年,他又一次跨越国境线,来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但由于经济大萧条,迫于预算赤字的政府无力拨款支持他的研究,一年后研究项目也被取消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去学校的农学院讨来一个饭碗,再向农业部申请资助来研究家禽的营养问题。尽管求职之路如此坎坷,研究资金也很微薄,朱克斯还是在这个岗位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绩。他确定了在人工合成饲料中加入哪些维生素,可使肉鸡健康成长。


图片来源:Pexels


在 20 世纪 30 年代,这个问题至关重要。“一战”开始前,几乎每家每户的农民都会养上几只母鸡来产蛋,等到母鸡不再下蛋了,就把母鸡吃掉。而后来,鸡肉和鸡蛋一样成了农产品,不再是农场的副产品了。农民们也不再只养几只母鸡了,而是上千只地集中养殖。圈养的鸡无法像往日那样绕着谷仓溜达,它们被隔离在室内的畜棚里,也不能啄食地上的谷粒和虫子。为了生存,家禽需要吃人工合成的饲料,于是以这些家禽为基础的禽肉产业就对饲料加工方面的专家产生了需求。


朱克斯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之一。莱德利实验室不远万里把他从加州招募过来,还承诺给他配备实验室和工作人员。正因如此,莱德利实验室成了业界雇用科学家研究家禽相关知识的领军者。不过严格来讲,莱德利实验室并不生产农产品,它是一家制药公司,也是最早生产抗生素的公司之一。


朱克斯加入莱德利实验室是在 1942 年。往前回溯 14 年,一位名叫亚历山大·弗莱明的苏格兰科学家发现,在长了霉菌的葡萄球菌培养皿中,霉斑会分泌一种化学物质,杀死其周围的微生物。这就是青霉素,它在二战期间拯救了无数生命,其起效速度之快堪称奇迹。青霉素的成功激励人们去开发更多同类型的新药。科学家给这类药物起了个名字——抗生素,因为它们是由某些生物产生的用于杀死另一些生物的物质。抗生素的研发也掀起了另一波高潮,那就是对这类新药能带来的利益的追逐。青霉素是无利可图的,因为弗莱明和他的同事把这种药的配方和制造方法同时分享给了好几家公司,目的是为战争制造出尽量多的药物。谁能研制出下一种“奇迹药物”并申请专利,财富就会落入谁的口袋。


朱克斯并未参与莱德利实验室的抗生素研发项目,他的工作是研究禽畜饲料的营养问题。他和同事找到了合成叶酸(一种能够预防严重出生缺陷的维生素)的方法,并在优化叶酸生产工艺的过程中发明了第一种癌症化疗药——氨甲蝶呤。但朱克斯的兴趣依然是研究肉鸡在圈养条件下吃什么才能茁壮生长。由于历史的偶然因素,这个问题变得比 15 年前更加重要了。“二战”让人们对蛋白质的需求猛涨,鸡肉的需求量几乎增至三倍,达到每年 10 亿磅。但随着战争结束,被战争支撑起来的禽肉市场萎缩了。养鸡场被迫面对供过于求的肉鸡,他们急需降低成本,于是不约而同地更换了鸡饲料。以前的鸡饲料是将从南加州海岸捕来的鳀鱼碾碎后制成的鱼粉,富含维生素,现在则被换成了便宜得多的大豆。但肉鸡食用大豆后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它们生长缓慢,还净产根本无法孵化的软壳蛋。朱克斯利用自己在第一份工作中学到的经验,在鸡饲料里加入维生素,但肉鸡的生长状况还是没有改观。于是人们开始讨论, 要往鸡饲料里加入一种增强营养的物质,即“动物蛋白因子”


图片来源:Pexels


紧接着,莱德利实验室的竞争对手默克公司宣布,其研究团队已经找到了合适的物质。默克公司主要生产链霉素,其来源是罗格斯大学校园附近一片肥沃土地里的细菌——灰色链霉菌。默克公司的研究人员称,他们在生产过程中得到的 一种副产品能让肉鸡在食用传统的低蛋白质饲料的情况下表现良好。20 世纪早期,科学家已经发现并合成了维生素 B2、B3、B5 和 B6,而默克公司的科学家发现的这种新化合物是 B 族维生素的最后一个成员——维生素 B12


朱克斯心想,既然莱德利实验室的菌种——金霉素的来源金色链霉菌——是默克公司使用的灰色链霉菌的“远房亲戚”,那么它们也许能够发挥同样的作用。正是这个想法促使朱克斯在圣诞节的早晨像往常一样去了办公室。那天天气温和、干燥,下了点儿小雪。几周前,朱克斯开始了他的实验,想要验证莱德利实验室是否也能拥有自己的“动物蛋白因子”。那一天,实验结果即将揭晓。


实验开始时,他从公司饲养的实验鸡群中挑选了一批 6 月龄的公鸡和母鸡,给它们喂食营养含量低的特殊混合饲料,它们产出的小鸡会因此变得虚弱,这样一来,就能更明显地分辨不同添加剂造成的影响。母鸡下蛋后,朱克斯用孵化器孵出小鸡,然后把新生的小鸡分组,每组 12 只。他将其中 12 只小鸡设为对照组,给它们投喂和它们的父母吃的一样缺乏营养的饲料,而给实验组的小鸡分别投喂含有不同剂量的不同添加剂的饲料,其中添加剂的剂量都经过了精密的测量。这些小鸡中,有 6 组食用不同剂量的动物肝脏提取物(一种昂贵的天然维生素 B12 来源),还有 6 组食用不同剂量的合成维生素 B12;其余几组,有的食用混有苜蓿、鱼肉提取物或酒糟(酿酒时的残留物)等营养物质的动物肝脏提取物,有的食用少量的糊状金霉素发酵培养基。


图片来源:Pexels


圣诞节是小鸡孵化的第 25 天,朱克斯决定在这一天给小鸡称重,以评估实验结果。食用缺乏营养的饲料的对照组小鸡几乎全部死亡,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实验组小鸡基本上都活下来了,这证明他投喂的饲料添加剂给小鸡提供了成长所需的物质。朱克斯逐一给小鸡称重,发现对照组的三只“幸存者”全部瘦小而体弱,仅重 110 克。相比之下,食用合成维生素的小鸡看起来是健康的,皮肤泛红,头顶和翅膀上都冒出了红色的羽毛,它们的体重为 179~203 克;食用最高剂量动物肝脏提取物的实验组小鸡平均重 216 克。


随后,朱克斯走到关着食用了抗生素生产的下脚料——发酵培养基的小鸡笼子前。他把喂食量分成了 4 个等级,在每千克饲料里加入了相应剂量的糊状培养基。朱克斯称量了 4 个实验组小鸡的体重并取平均值,详细地记录下数据并反复分析。结果表明,摄入最大剂量金霉素的小鸡也最重。它们平均重达 277 克,是对照组小鸡体重的 2.5 倍,比食用默克公司维生素的小鸡还要重 1/3,也比食用动物肝脏提取物的小鸡重 1/4,更何况根本没有农民买得起动物肝脏提取物这种昂贵的饲料添加剂。仅靠 60 克内含微量金霉素的糊状培养基,小鸡就能长到这么重。


60 克这个重量根本不值一提,仅相当于几枚硬币、两片面包或一个鸡蛋。但正是这一点儿重量却足以撼动整个农业的结构,并影响土地使用、劳工关系、国际贸易、动物福利,以及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的饮食习惯。



 读者福利
关于抗生素耐药性危机,你还想了解哪些问题?在评论区留言,随机抽 5 位读者,赠送《餐桌上的危机》1 本。

1. 在本文评论区留言,我们将从入选留言中抽取 5 位读者赠送图书 1 本,留言收集将于 3 月 29 日(星期一)下午 17:00 截止。

2. 目前赠书邮寄仅限中国内地,如果您身在港澳台地区或国外,获得赠书后可以请国内亲友代收。




▽精彩回顾▽



点个“在看”,分享给更多的小伙伴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Copyright ©2007-2023 ANTP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