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前瞻】财政部建议: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适度提高出口退税

2019-03-22 18:51:23


        7月下旬,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后的税负达40%左右,超过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

       昨日(7月24日),财税专家李文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企业来说,最大的一笔负担来自于社保成本,劳动密集型企业对员工的社保支出是企业不小的负担。

       对此,财政部开出了一副药方,包括加快取消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稳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逐步消除重复征税等。还建议,完善出口退税政策,通过适度提高附加值及较高产品出口退税率,削弱高税负给产业带来的负面冲击。

       企业税负达40%左右

       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6%,增速较去年同期回落0.2个百分点。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3%,增速较去年同期回落1.2个百分点。财政部表示,部分行业特别是产能严重过剩产业尚未摆脱下行压力,企业盈利状况继续恶化。

       上述报告称,今年以来,尽管主要工业产品价格仍然保持在较低水平,但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仍然大幅上升,导致企业生产成本持续增加。一方面导致企业开始使用质低价廉的原材料,增加了节能减排的压力;另一方面企业加大减员增效力度,导致就业压力持续增加。

       报告指出,当前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后的税负达40%左右,超过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30年,OECD国家的平均宏观税负水平约为24%~27%,日本、韩国和美国的宏观税负相对较低,过去20年约在20%左右。

       一项统计还显示,2012年,所有上市公司当期税费净支出21256.27亿元,仍高于净利润总额8.76%。其中,税费净支出10倍以上于净利润的上市公司超过50家。辽通化工则是2012年最大的“高负税”,其全年归属股东净利润为0.1963亿元,各项税费支出21.28亿元,税费净支出为净利润的108.4倍。

       低成本优势正消退

       税费偏高牵出我国低成本竞争优势逐渐消退的冰山一角。

       财政部报告称,我国经济已进入增长阶段转换的关键期,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开始逐步下降,产业发展的低成本竞争模式将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生产要素成本全面上升。人口红利逐步消失,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随着低成本要素优势的逐步减弱,我国产业发展“两头挤压”的情况越来越突出。

        广东新博外贸企业主营小家电代工,公司老板文宇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企业用工成本3年里翻了一番,目前很多订单已经流失到海外,在和海外客户谈价格和交货时间时,再也不那么硬气了。”

       李文海告诉记者,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不断增强工业基础和生产效率逐渐提高,使得企业有较大的盈利空间,上缴税费偏多也无碍自身经营,但这一现状已经突破临界,国内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和面临的国外竞争都在向企业施压。著名经济评论员马光远[微博]提到,“如果负担过重,企业要想搞创新、搞转型,我认为是很难的,一个生存都很困难的企业和行业,还有什么心思去创新。”

       财政部开出药方

       为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财政部开出了一副药方,包括加快取消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稳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逐步消除重复征税等。

       而且,财政部的报告中还特别提到,完善出口退税政策,针对船舶、纺织等主要的外向型产业,在人民币升值较快的情况下,通过适度提高附加值较高产品出口退税率,以削弱给产业带来的负面冲击。

       出口退税政策是国家为了鼓励企业出口,扩大我国对外贸易而推行的一项财政刺激政策,曾经为我国外贸高增长发挥过重要作用。

       李文海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出口退税上调可以使得企业成本降低2%~5%左右,适时调高出口退税是积极财政政策的表现,少收和增支都是财政调控经济的方向”。

       但业界也有不同的声音,环球市场集团市场总监魏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单纯地提高出口退税,可能又演变成为其他国家反倾销反补贴的借口,到时中国企业同样会陷入比较尴尬的局面。

      “出口退税最好是能针对企业,因为每个行业里的企业都参差不齐。韩国在这方面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其发展制造业不是靠扶持某个行业,而是三星[微博]之类的重点企业。”他说。

      理性的反思

       目前我国仍属于中上等收入国家,而宏观税负水平,却已经超过了高收入国家国家28.90%的水平。目前我国共有19个税种,除个人所得税、消费税、增值税、营业税、印花税、契税、烟草税、关税、车船税等等,贯穿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流转税的比重占税收收入的七成以上。这意味着,纳税人需要缴纳的很多税,是看不到的流转税,并没有反映在个人税单上。

       我国税制与国外税制的一个重大区别,就是政府的财政收入除税收之外,还有一个几乎可以与之并驾齐驱的收费主体:包括预算内收费、预算外收入、制度外收入等等。把这些收入统统加起来与GDP相比较,才是真正的“宏观税负”。如果再把制度“之外”的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还有形形色色的腐败贿赂支出以及因通货膨胀而提高的实际税率,那就根本算不清楚税负水平到底是多少了。

       一国的宏观税负指数高低,还要参考民众从政府的财政支出中受益多少。也就是说,税负高低与税负轻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众是否从政府税收中普遍受益。老百姓一般是从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政府民生支出中直接感受自己是否受益,而那些庞大的军费公共安全经费以及政绩工程行政开支三公经费并不会惠及民众。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还是财政部的官方数据,近年来,我国财政支出中仅有28%左右用于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和就业服务等民生领域,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重一般都在60%以上,例如,挪威为70.6%,瑞典为68.6%,丹麦为71.6%,芬兰为68.3%,法国为71%,意大利为61.9%,荷兰为61.7%。

       人们在关注财政收入增长的同时,更应该关注财政支出是否广泛用于民生?财政支出是否建立了有效拨付机制并接受纳税人监督?北欧等国的税负也较高,但公众抱怨却少,主要是因为财政收入大多用于改善民生。如果全民高税负带来了全民高福利,税负高公众也能坦然接受。

       最可怕的是,我国全民“高税负”换来的只是绝大多数人的“低福利”甚至是“无福利”,取之于民的税收只用于少数人挥霍乃至被各种豆腐渣工程所吞噬,那才是全民的悲哀!当国民纳税比例已经高于发达国家,享受到的公共福利和社会保障却少得可怜,面对畸形的生存压力和生活成本,如公路高收费,医疗高收费,教育高收费……绝大多数人除了愤怒只能仰天长叹!

来源:每经网   作者:胡健

分享给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键——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 客服电话: 400-6699-117 转 1000
  • 京ICP备070182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310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5018

Copyright ©2007-2021 ANTPEDIA, All Rights Reserved